粤港澳大湾区创新机制助力双创国际化

聚焦孵化育成,打造双创升级主题论坛互动交流环节,嘉宾们讨论中国孵化器业态发展现状面临的问题与未来趋势。 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 双创载体如何借力粤港澳大湾区政策红利提质发...


  聚焦孵化育成,打造双创升级主题论坛互动交流环节,嘉宾们讨论中国孵化器业态发展现状面临的问题与未来趋势。 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

  双创载体如何借力粤港澳大湾区政策红利提质发展?8月31日,广东省科技厅在2019年“岭南科学论坛·双周创新论坛”活动中,举办了“聚焦孵化育成,打造双创升级”主题论坛。本次论坛紧扣粤港澳大湾区双创协同话题,不仅吸引了省内的孵化器及初创企业代表参会,还有来自省外的专家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孵化器发展出谋献策。

  在论坛互动交流环节中,企业专家嘉宾和观众还掀起了“双创头脑风暴”:孵化器的价值和发展趋势、粤港澳双创协同发展话题,成为了讨论焦点。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广东一直是国内孵化器大省,此前便有业内专家认为,伴随粤港澳大湾区的到来,广深港澳科创走廊沿线孵化器如何借此发展很关键。广东省科技厅副厅长杨军在论坛上致辞时表示,近年来,广东省积极推动科技创新工作,加快建设科技创新强省,狠抓高新技术企业培育、孵化育成体系建设、自主核心技术攻关等重点工作,区域创新综合能力跃居全国第一。特别是在孵化育成体系建设方面,省委省政府将孵化器建设摆在创新驱动发展的突出位置,出台了鼓励建设粤港澳科技企业孵化器、省级以上孵化器免税、孵化器建设用地等“实招”,已构建起有利于创新创业的生态环境。

  杨军给出了一组数据:统计截止到2019年6月,广东孵化器总数达989家,众创空间总数达868家,这两个数字现在还在大幅增长,其中国家级孵化器110家,国家备案众创空间234家,国家专业化众创空间5家,在孵企业超3.1万家,累计毕业企业1.7万家。科技企业孵化育成体系已成为我省新兴产业培育和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力量。

  杨军介绍,为了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科技厅于今年8月份正式发布了广东省2019-2020年的孵化育成体系高质量发展指南。指南重点引导四个方面,包括引导孵化载体国际化发展,评定“国际化科技企业孵化器”并择优资助;支持广东省龙头企业、高校、科研机构围绕当地产业特色建设专业化科技创业孵化链条;支持双创升级支撑服务平台建设与发展,支持公益性孵化行业机构可持续发展;以及专门支持粤港澳科技企业孵化器建设发展,符合申报条件的孵化器将评定为“粤港澳科技企业孵化器”,从中择优资助。

  杨军表示,当前,国家高度重视粤港澳地区的协同发展与开放合作,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加以大力推进。今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公布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对于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各方都给予高度关注。可以说,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为粤港澳三地的创新发展,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

  发展双创离不开人才。广州市科技局总工程师林焕绪随后发布了《广州市关于粤港澳大湾区个人所得税优惠政策财政补贴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这是内地首个面向粤港澳人才个税的优惠补贴政策。

  林焕绪介绍,《办法》将针对在广州市行政区域范围内工作的境外高端人才和紧缺人才,为他们在广州市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已缴税额超过其按应纳税所得额的15%计算的税额部分,给予财政补贴。该补贴免征个人所得税。每年补贴一次,于次年的个人所得税汇算清缴之后受理、发放。

  据林焕绪介绍,为确定补贴范围,该办法专门制订了境外高端人才和紧缺人才目录。申请人同时满足境外身份界定、在广州工作累计满90天并缴税、以及补贴前3年内有良好的诚信记录,即可申请进入目录。

  紧缺人才需求目录的制定主要从市场领域出发,特别是广州市现在重点扶持的战略新兴领域,包括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金融、汽车、教育、专业服务等。

  目前,《办法》在8月13日由广州市财政局、广州市科技局、广州市人社局、国家税务总局、广州市地税局联合印发,一经发布就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目前已经办理了50多位境外高端人才进入目录。

  从官方给出的数据可以看出,孵化器总数一直在增长。但如何达到量和质双增长目标?上海杨浦科技创业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吉华认为,孵化器未来的发展趋势将呈现“三化”。孵化器一是必然要在专业化的道路上走下去,打造核心价值,从而吸引大企业、大学和科研院所等平台共同加入营造孵化器技术生态环境。第二个重要趋势是资本化,跟投资人携手做孵化,这与专业化也是密切关联的,因为今天的资本更多是对垂直行业投资的资本。第三个是互联网化,互联网不单是创业者的事,孵化平台也不能错失机会,应该用互联网打造数据平台、公共平台。

  孵化器和在孵企业之间的关系是否紧密,在香港创业青年、广东海聊科技有限公司梁汉宇看来十分关键。他以自身经历为例:2015年前,他从香港来到广州美院读书,在校期间已经开始做了几个创业项目,但都因创业初期面临的困难折戟,“创业初期的问题其实很类似,时间非常紧迫,资金也十分有限,需要主要精力投入到产品开发中,但公司的生存问题一直是一个重担。”梁汉宇说,直到2015年成立现在的公司并入驻了广州大学城的一个孵化器,通过孵化器遇到了一位天使投资人,拿到了一笔天使资金,才使这次创业的早期公司不用为生计发愁,可以专注做产品研发。同时,孵化器也帮助公司团队对接开拓内地市场,让他们对公司的发展方向更加清晰。梁汉宇说,如果当初有现在这些孵化服务政策和补贴政策,也许他的头几个创业项目也能发展起来,或者帮助他走更少的弯路,更快确定发展方向。

  围绕相关话题,有网友在线上提问,对于香港创业青年来说,需要广东建立一个孵化器信息整合平台,可供创业青年能够第一时间获取相关信息。

  对此,广东省科技企业孵化器协会会长张伟良表示,广东目前已经有“广东孵化在线”作为孵化信息平台,目前已经开设了行政服务、创业导师等板块。不过目前这个平台还有提高的空间,接下来,协会计划再打造一个“共享开放的资源服务平台”,覆盖全省的孵化器和在孵企业等主要信息。

  内地和港澳创业如何深度合作?作为给港澳青年提供平台的服务方,广州市天河区港澳青年创业服务中心主任林惠斌认为,导师是一个重要平台。希望未来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孵化载体中有一些既熟悉内地市场,又熟悉港澳市场的导师。此外,目前初创过程中资本资金不足还是一个问题。当然,如何吸引资本注意,项目是否具有技术含金量也很关键。根据他的了解,目前港澳项目的技术含量还有提升空间,大疆是港澳高科技一个相对个别案例。

  但他同时认为港澳青年创业有许多优势,如香港的资本可以帮助早期项目做大,同时有健全的、跟海外对接的法律,包括跟海外对接顺畅的会计、资本和专业人才,可以让好项目走向海外。未来,如伴随相关鼓励机制的出台,未来或会有更开放的基地或者新型孵化器出现。届时,不仅有好的港澳创业会积极进入内地,同时也有机会让粤港澳大湾区的协同创业项目走出海外。

  谢吉华也认为导师非常关键。导师途径是一个很好的渠道,可以通过集聚一批成功导师,将导师所在或熟悉的企业嵌入到青年创业中,让两者产生深度联系。在导师模式上,他表示,目前有公益性和导师持股两种方式,不管哪一种方式只要对创业青年有用就是好的。

  谈到港澳成果如何在广州落地时,广东顺德军民融合产业园有限公司董事长苏志宏认为,目前粤港澳合作的几个问题包括怎样进行高质量粤港澳科技合作,如何打通粤港澳政策特点,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的法律法规和标准问题,以及资本投向问题。苏志宏认为,让港澳的科技青年用最小的代价和成本实现科技成果转化,可以由内地孵化机构通过合资合作等方式,在香港设立众创空间和孵化器。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